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01-Mar-06 | 回憶 | (1325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開宗明義,這個分類裡面是以前放在個人網頁的記事,因為Yahoo亂加廣告,那舊網頁現在完全走了樣,不如殺掉,值得保留的一些記事移到網誌這邊.如果你認得我,也千萬不用問”喂你是不是XX的YYY?”,謝謝喔.是次單人自遊行是二OO四年聖誕之前,本篇寫於二OO五年春,略有增刪.


17 Dec 2004 - 21 Dec 2004

事隔一年,又再獨遊東京,心情完全不同,但目的一致--懶洋洋的自閉假期。這次的準備做得比較足,原已定好雙人行程,這次卻換了是別人的老闆不肯准假。找了上一次的旅行社訂了同樣的酒店,台場、涉谷等地是必去的,反正自己玩便減少了購物的時間,加入下北澤及川越的新鮮行程。今年外遊人數比去年興旺,從旅行社門外報團的長龍及”早機去晚機返”最後變成中年起飛午夜抵港不難看出。

由於出發日是週五小週末,算算出市區時又正值下班時間,回想上次週五晚搭沙丁魚電車返新宿的恐怖經驗,唯一可以從機場直達新宿,避開繁忙時間人潮車龍的選擇是機鐵。日本海關前"Alien"專用關卡(注)仍是大排長龍,正盤算著大概趕不及五十分鐘後那一班機鐵,前面竟來了個老關員叫我前面十個人左右開始跟他去另一邊的關卡,十五分鐘便過了關,實在是好運!

滿以為時間充裕,豈料寄艙的行李箱半小時後才出現,出了行李檢查剛好過了售票時限。真冤枉,那個行李箱其實只有半滿,但由於航機滿座,辦登機證時地勤空姐建議我寄艙以免行李架不夠用,唉。

注:Alien,意為外來者,有一套荷李活鉅片以此為名--港譯「異形」,我的無聊聯想

NEX ticket

買好了回程車票後還要呆等半小時,月台上風大,幸好自動販售機有熱咖啡,暖完手上了車再喝掉。列車上可以飲食,但垃圾桶不好找...

由於第一天到達新宿時已是晚上七點,雖然航機到得晚多了,倒是跟上次大塞車後的結果相若。日本商店很早關門,為免浪費時間搭車,直接先逛新宿車站附近的地下街及百貨公司。在京王百貨看著和式甜品時,在一片日文中忽然頭上傳來中氣十中的廣播:「喂,亞May呀,我係__呀,我而家響地下__等你。(喂,亞May啊,我是__呀,我現在於地下__等你。)」差點當場噴笑出來,唯有落荒而逃。

Shopping

由於去年買的資記粉底十分合用,於是又買了同系的粉餅,力求粉飾「不平」。那個Cutie卡通紙袋裡是六式冬甩(甜甜圈)拼盤,每粒只有魚蛋般大小的迷你造型,實在太照顧我這貪心人了。可能過於熱氣,雖然消夜的蜜柑飲品標明加入了XYZ%維他命C,半夜還是喉痛發作。

今年的冬天異常溫暖,日本方面的溫度竟有七至十八度,香港更是連外套也不必要。可惜之前已看了預測說天色不佳,連日灰濛濛的天氣實在掃興,本來已經是用「傻瓜機」,結果照片還全部要進行Retouch。而且從第一天開始就進入了喉痛流鼻水咳嗽的「慣常小病程序」,雖然這次的頭暈不嚴重,不過直到回到香港還沒完沒了很討厭就是。回程時飛機延誤了半小時,在機場呆等時又咳個不停,如果是「沙士」期間鐵定會被拒絕登機。

Records

翌日在涉谷開始進行主要活動--搜購「大眼雞」樂隊的唱片。怪的是大學時買的一隻大碟被我「聽到爛」,之後的唱片有的試聽完沒有興趣,有的買了港版聽了一次便冷藏,最近半年又無故再嚴重迷上。「掃」了差不多十家唱片行及二手唱片店,除了「大眼雞」的舊大碟一隻新細碟兩隻,最意外的是在二手店找到machine「一千零一隻」的大碟--多年前出品,全新未開封哦。這也是大學時試聽過後念念不忘的東西之一,當年香港還有「星星堂」時也找不到,真是意外收穫。不過在旺角商場買不到的「大眼雞」出道前大碟沒找到,仍須努力。

Keio train

下午去了下北澤,懶洋洋地吃,懶洋洋地逛,極其適合地Heah掉一個下午,然後搭京王線返新宿。在途經的便利店及百圓店搬了一堆零食及新奇飲品回酒店(例如柚子飲品,甜死人的咖啡牛奶,出奇地好喝的香蕉牛奶),結果要動用房間的小型雪櫃存放剩餘物資而且完全不想吃晚飯。四出活動,終於在酒店樓上的書店找到某雜誌那本上個月出版的終刊號--不過看到二十二號某人會在東京都內開演唱會及出精選大碟,真有點給他#$&!

Meiji Jingu

星期天,還是要去原宿的。明治神宮前的石子路,今次專門帶了雙平底鞋來,走得更開心。本來拍到左邊那「一點紅」已經很滿足,不料向前走了一會便看到路左一面展示板展覽著一堆超漂亮的紅葉照片,把漢字拼拼湊湊起來應該是說神宮外苑現在能觀賞到紅葉!不會形容,以下是我用傻瓜機在外苑拍的照片:

Meiji Gaien Meiji Gaien Meiji Gaien Meiji Gaien Meiji Gaien

大概是天氣暖,相比去年在上野看到的遍地落葉,大部份的紅葉還在樹上。不過工作人員已在清掃草地上的大量枯葉,大概再過不久便是個枯敗景像。我想這裡雖然規模不大,但遊東京如果沒有時間去郊外也是個好去處,地點也很方便。最後一幅左下角地上的不是河床,而是菖蒲田,猜想春天開滿花也會很漂亮吧。

Meiji Gaien

近觀菖蒲田。土塊及一株株枯萎了的花,旁邊都插了個木條寫上名字--姬夕空、古稀之色、雨後之空、小紫、黑雲,真是很美的名字--令我聯想到一個個小型墳墓!(呵呵,很詭異的聯想?聽過櫻花樹下的秘密嗎?說不定這個明治時代的古董菖蒲田下也有喔~)

Meiji Gaien

苑裡人流極少,猜想天黑了也會是鬼故事的理想場景。走了半小時,只有在錦鯉池旁遇到幾個台灣遊客,非常熱心地幫我拍了此行唯一入鏡的照片。

下午,懷著期待的心情登上了西武新宿線的列車往川越,一是新鮮,二是這個地點未成為港人必到站因此旅遊指南從缺,以我一個有口難言(不會日語)的路痴來說可能上演「迷失東京」。川越其實已不屬於東京都,雖然已經搭了只停大站的班次,車程也要差不多一小時,還好沙發座位十分舒適。(之後某天在山手線列車上看到語焉不詳的英語告示,說車站已加強保安措施云云,有點不安,看電視晚間新聞字幕才知道有人在這種座位淋腐蝕性液體傷人!)

到達後我繞車站轉了一圈,找不到觀光巴士車站,唯有沿街燈上”歡迎光臨川越”的布條走。轉了一輪天色越來越陰,幸好終於遇到一堆觀光完畢的外籍遊客(相機掛在胸前,腳踏運動鞋嘛),總算走到了那條古宅大街及鐘樓:

Kawagoe Kawagoe

大街兩邊都是磚瓦發黑的古宅,不少已變成商店,很多還標明什麼年份開業,主要賣傳統工藝品及食品,頗特別,還可以買點手信。馬路上卻有汽車及單車行駛,古裝街似的。入黑後,大概四周全是平地平房,風勢很大,急急忙忙的走回車站乘車回新宿。

這天最倒楣的事在後頭。晚飯後在新宿街上閒逛至半夜,買了熱騰騰的關東煮當消夜,離酒店還有十多分鐘的路程時竟下起不大不小的雨來,唯有抄了歌舞伎町一番街靠近劇院的一段近路,不過已經淋了十多分鐘。回到酒店大堂正在等電梯回房間泡個熱水浴,突然聽到細細聲的廣東話:「喂,一條女咁夜上房,唔知係咪『果D』黎架呢?」,一望四下無人,只有我身後的兩男也在等電梯,瞪了過去,另一個大概察覺我聽得懂,於是更細聲的提醒同伴:「香港人黎架!」真氣人,剛才無驚無險走過紅燈區,居然在酒店會碰到在外地給香港人丟臉的猥瑣傢伙,之後還要在電梯大眼瞪小眼--這算是那個洗髮水廣告的「麻甩」版嗎?真是太失禮了!

Cats Livin Odaiba

不知是否吹了風又淋了雨,星期一終於由喉痛轉為傷風,還好有藥在身。這次貪新鮮棄無人駕駛而坐了臨海線去台場,雖然全程地底沒風景可看,不過快多了。這個是DECKS商場地下的貓館門口,但看了那個粉紅色的「Kawaii ne」忽然就不想進去了。

Rainbow bridge

台場美麗依然,只是我避免停在戶外吹風而已。

Venus Fort Venus Fort

由於不是假期,Venus Fort人潮疏落,終於拍到了!

and even more shopping

星期二早上退房後把行李擱在酒店,「掃」了新宿各大型連鎖唱片行,雖然那張陳年作品只買到復刻版,終於在Tower Records買齊了!這堆唱碟捨不得放行李箱寄艙,怕摔破外盒,於是包了條毛冷頸巾放手提包一路擠山手線去上野。

事隔一年,上野車站月台裝了電梯,實在太好了,怪的是新宿這等大站的出入口似乎連升降機也沒有...由於第一天已買好Skyliner列車票,於是只要把行李放進京成上野站閘口外的貯物箱便可以輕鬆逛街,時間到了再取回上車,方便得很。這天除了航班有點延誤以外相當順利,抵港後還趕得上午夜前的尾班巴士回家。三個月內都有新碟可聽了,大滿足!


[2] Re: Murphy

同感,其實每個地方都在隨時間變化,而且旅行也不一定要拘泥於每次都參觀那幾個遊客熱門地點吧!

Iolite
[引用] | 作者 Iolite | 20-Oct-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們也常到日本玩,每次都有不同的體驗呢:
http://hpc.ee.ntu.edu.tw/~murphy/travel/index.html


[引用] | 作者 Murphy | 01-Oct-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