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01-Mar-06 | 回憶 | (2738 Reads)

開宗明義,這個分類裡面是以前放在個人網頁的記事,因為Yahoo亂加廣告,那舊網頁現在完全走了樣,不如殺掉,值得保留的一些記事移到網誌這邊.如果你認得我,也千萬不用問”喂你是不是XX的YYY?”,謝謝喔.是次單人自遊行重遊東京,時間是二OO三年聖誕之前,本篇寫於二OO五年春(我沒有改漏,真的是O五年),略有增刪.


再有機會旅行,已經出了社會兩年。因為種種討厭的原因,與「腳」一起遊埠過聖誕的大計宣佈告吹。去?不去?想想開始工作後還沒有去旅行過,放大假時如不出埠還可能有討厭的人找上門,還是去吧。雖然在確定大計無望時已沒有多少時間去準備,不過自問大概沒法支持「趕鴨仔」的行程,把心一橫,決定自由行!

為何又是東京?理由很多,表面是上一次的行程處處受限玩得不過癮,其實是由於她實在是我理想中的「Heah式」單人假期--浮華的都會,現代的種種方便,「錢可以解決問題」的自在。溶入擁擠而安靜的人群,把俗務留在香港,什麼也不用管不用想不用交代,全盤行程自己決定加上隨時更改,超級任性的自由。

基本上我覺得自由行遊東京頗容易,我不會日語,但香港實在有太多的東京遊指南,交通住宿購物等都問題不大,頂多餐牌沒圖便亂指,像平時在台灣茶店點「隨便」一樣就好。治安方面也不錯,夜晚路遇不明人士搭訕,只要口吐港式英語馬上惡靈退散,當然我避開了無人小巷及夜間娛樂場所區--還是別測試醉鬼會否按常理行事好了,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還有,東京旅遊點的香港人實在非常之多,不過會否碰到樂於助人的同胞則要看彩數了。

第一次獨自遠行,事前的準備卻沒多少時間做,簽証還在有效期,還好整體沒有出多大問題。最後在飛機上才算敲定首兩天的行程,之後都是在前一晚半夜泡澡時計劃第二天的行程,而編行程時有點貪心加上執行時非常方向盲,實在有點累人。(結果週日遊原宿時頭暈得很,跟藥局的嬸嬸又溝通失敗,結果要像銀行刧匪一樣遞上寫著「風邪藥」的紙條,爬回酒店睡了三個小時之後才復活,反省自己不認老的行為。)這次由於沒有朋友同行,拍的照不多,一是我不愛自拍,二是我要去的都是市區,好像沒有什麼值得拍的,三是我太懶,哈哈!


 

HK airport

早機去,所以天未亮便起程往機場,去程的船上還遇到一位當地勤的中學同學。到達後的晨光第一線,Zzzz...我是通過旅行社跟旅行團一起訂機票酒店的,因此全程航班酒店都跟該團一樣。出門遇貴人,那位領隊問清我是一個人去玩似乎有點擔心,十分好心地寫了他的日本手機號碼說有事可以照應,還好後來並沒有需要用上,不過足感盛情。

Me in a turtleneck

當日香港並不太冷,而且晴空萬里,但行前資料搜集預期日本方面只有三至十五度。上一次去東京是夏季,因此雖然要帶七天份的正式服裝及便服也就一個手提行李袋,這次由於是冬季,五天份的羊毛及絨卻裝了四份三個行李箱!

過了日本海關,機鐵剛開出,為了不想等半小時於是上了巴士,詎料甫進都內就是大塞車,幸好從小已在屯門公路上練成Zzzz度日。一睜眼,窗外竟是斗大的TORAY招牌──我什麼也沒看到,沒看見!到達新宿西口附近,車子基本上是動彈不得,比早上的中環還慘。好不容易三個小時後到達,天已全黑了,沒有方向感的我拖著行李箱在新宿街頭的洶湧人潮中轉了N久,居然奇跡地找到了太子酒店,但問題是我找不到酒店大門... 路痴,真的是一種病。

Check-in之後已經七點正,進房丟下行李馬上趕往首站--池袋。車站的西口是東武百貨而東口卻是西武百貨,真是玩弄路痴的奇怪組合。目的地是東口的港人熱點陽光城,有佔幾層樓的東急手(Tokyu Hands)DIY專賣店,還有貓館。

Cats LivinCats Livin
Cats LivinCats Livin

貓館,旅程中照片拍得最多的地方。佈置得色彩繽紛宛如兒童玩具屋,內有十數貓兒自由走動,我等志願成為貓奴者可付費入內,扮玩具(或拿場館供應的玩具),陪貓嬉戲及拍照(不可用閃光燈),在場的日本人多半是用手機拍照,拿相機的我一望而知是「外人」。時近聖誕,貓被迫穿上了應節服飾,於是老想要把頭上的”怪東西”蹭掉。貓天橋旁的牆上有個大洞,只看到一截貓尾,走到牆的另一邊原來是另一道天橋,旁邊的警告牌是叫人小心頭上有「空中飛貓」,不過我呆了很久貓都不肯表演「天橋Catwalk」。此行有另一收穫--黑色大衣及黑色絨褲上的一身貓毛,賞給臨時工貓奴的紀念品。

view

太子酒店窗景,地下是西武的私營鐵路車站,有點吵;不遠處是歌舞伎町,晚上大堂外一堆叼著煙等人的,有點雜;但勝在離東口購物區及火車站入口近。感覺上該酒店大部份都是香港遊客,不知是否因要跟團編住同層,居然給我調了間Semi-double,房間裡的床加大了,於是開個行李箱都有點難。

me againme again 酒店昏暗房間中的每日出門自拍照。天氣方面,十分晴朗,溫度雖然低而且日夜溫差大,但窩在「石屎森林」中跟香港冬季一般日子差不多。一件羊毛高領背心,一件長袖羊毛衫,加上大衣頸巾便十分足夠,穿裙子加長靴也OK,在室內大部份地方有暖氣還會冒汗。羽絨似乎不必要,而且一件Northface幾乎成了遊客的身份象徵,單身上路,最好不要表現出自己是異鄉人啦。

Zepp Tokyo

台場Palette Town大摩天輪下的Zepp Tokyo場館,當日也有演唱會,樓下可以看到排隊進場的人群。什麼時候才可以去看他們的Live呢?八月或新年都不容易啊!殘念...

me sunset Fuji TV Raibow Bridge

來到台場,還是排了隊上摩天輪,時近黃昏,由於天色好還是看得到附近景點的,例如富士電視台及彩虹橋。

Xmas Xmas

Venus Fort商場挺漂亮,除了商場中廣場的飄雪噴水池及聖誕樹等拍照點,其實還有不少怖置,但由於我錯選了星期六遊台場,人多得不得了,照片出來每張都「人山人海」!

Xmas Raibow Bridge

晚上在台場另一端逛商場,DECKS那個懷舊街比較有意思,有點像遊荔園,Aqua City則是又一城似的。商場外面是海濱公園,可以欣賞夜景及聖誕燈飾,也看得到彩虹橋,好「正」啊...

freezing

...但問題是,當晚溫度只有三度,這可是全程最低點,而且海邊風很大,真是「頭都吹甩」,即使躲在商場入口拍出來還是「靈異照片」!選這天遊台場,實在是行程計劃中最錯的一椿啊。

Meiji Jingu

星期日去了原宿。第一件事是去明治神宮,因為太喜歡那條石子路。廟前又看了一次婚禮,入廟拜了神,反正依樣畫葫蘆而已,倒是那個大御心韱文很有趣,上次來的時候有朋友幫忙翻譯,事隔兩年居然推出了遊客用英文版,實在要佩服那個生意頭腦。之後去了神宮橋看Cosplay及逛街,但頭暈得很,沒有拍什麼照片了。

Ueno

一早遊上野公園的櫻花樹大道。在公園裡的僻靜角落跟火車站一樣,睡了很多無家可歸人士。

shopping

此行購物之大部份成果:CD,雜誌,工作圍裙,包裝吸引的小物品及資記日本本土限定的無敵遮瑕粉底送給自己;食品是手信,大多來自台場懷舊街及上野AME橫丁,另外在上野的藥局買到了母親在香港找不到的資記蜜糖洗面皂(已是貨架上最後一塊,好運!),那些香味泡澡碇也是藥局買的手信,挺重的,後來居然在香港也找到了,又再抱一些了回家。在藥局還買入孝敬兩老用的發熱膏藥貼布半打,足三數年用,足足佔了行李箱三分一的空間,沒有上鏡。

yummy

藥局之外,「梗有一間係左近」的便利店也務必一遊,各式冷熱零食飲品雜誌日用品俱全,可惜兩年前與朋友狂吃的香滑咖啡布丁已經沒有了,這是內有練奶的美味鮮草莓。

Keisei

由於來程的巴士經驗太恐怖,因此決定回程要搭準時程度以分鐘計的機鐵(Narita Express,NEX),不知售票情況如何,安全起見早在去上野時去綠色窗口買票。幸好把手信裝進行李箱後只需加一個旅行袋裝衣服,因為下去車站及上月台的樓梯都沒有電梯,要抬著行李上落。由新宿直達機場,不過九十分鐘,座位也舒服,最適合我這懶人。有假期有心情的話,我想我還會再到日本「Heah」多一次。


[2]

嗯,我沒那麼厲害啦,因為兩年前跟團到過東京一次(記述整理中),覺得自己應該料理得來才決定去的.自由倒是真的,連手機也沒有,誰也煩不了你呢.不過那間酒店附近夜店不少,真要小心星期五晚的醉鬼,有一個伯伯沒被我的爛英文嚇走,還用比我好的英文說妹妹要去喝兩杯云云,最後謊稱有人在酒店等我才能脫身,哈哈.不過翌年再去試過週五晚半夜還在大街看到警員巡邏,應該還蠻安全的吧.

那次會搞成單人旅行絕對是某位前上司”大整蠱”,我請假申請早遞了但遲遲不批下來,後來他堅持要我在十二月廿四日到客戶處開工.那是慣常找比較初級同事做的工序,並不趕急,甚至還不是我跟開的客.客戶又要特別讓一個同事銷假回來招呼我,也難怪人家”詐型”刁難.最後約好的旅伴順利請了假,我卻只批了聖誕前幾天,朋友不敢一個人去還白白浪費了大假,真是對誰都沒好處的天才安排,唉.


[引用] | 作者 Iolite | 01-Mar-06 | [舉報垃圾留言]

[1]

一個人的旅程,有點寂寞,不過勝在自由,但最重要的是勇氣,所以我很佩服你那份勇氣,畢竟隻身在異地,不容易哦。


[引用] | 作者 kisslee | 01-Mar-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