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15-Mar-06 | 雜記 | (1304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這是超長的回憶文,不喜歡的朋友可以先打道回府,改日再訪喔.

 

大眼雞,是對日本樂隊Dir en grey的暱稱.跟官方讀音絕不相近,因為不會日文所以當初看了拼音也不知怎麼唸啦!根據網上找來一段五人扮電話答錄機的錄音,主音京把隊名唸作”Delu罌咕哩”XD(ディル.アン.グレイ),最近看到的報稱BBC片段旁白讀的又是另一個音.這幾粒字到幾是甚麼語言真是不曉得(反正我不是什麼”骨灰級”的粉絲),日文會刊名為”灰色銀貨”(灰色銀幣)應該是那個意思吧,反正日本樂隊取的名字很多都是奇奇怪怪或者是外來語...

如果說Luna Sea是檸檬茶,Glay是呍呢嗱可樂,Raphael是杏仁霜,Diru是一碗加料廿四味.

CD cases CDs

他們的音樂並不是很易一聽愛上那類,我覺得是一種怪異畸型的美,怪到最高點的通常是結他手薰寫的曲,加上京的爆炸歌詞及不能簡單用唱來形容的聲音演繹,兩個不甘平凡的水瓶人走在一起變本加厲.雖然歌迷的年齡層較年青,歌詞卻常有兒童不宜成份,早期作品比較多直寫性或暴力的詞句(京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結果幾首單曲要另填”潔版”歌詞才能派台啊),主題很廣,由戀愛到社會問題政治都有,不過角度都偏向陰暗,聽完會有胃抽筋嘔吐完畢覺得還死不了的感覺,呃,這樣形容好像很難聽,但夠直接.之所以說像廿四味,是因為沒病沒痛,陽光明媚的心境,不會聽的入耳.

起初是因為那兩張由Yoshiki監製的單曲大賣而去找來聽,那是九九年的<残-ZAN-><ゆらめき>跟<アクロの丘>,聽完也不是太被吸引.三首之中,<アクロの丘>跟<ゆらめき>的旋律比較”正常”,好聽但不算顯得出特色,不過京的聲線還真是不易入口.<残-ZAN->的印象最深,拿來當熬夜的提神劑非常非常好用,但用作背景音樂則完全沒有辦法專心做任何事,因為此曲的主題正是”瘋狂”,密集的鼓聲加呼吸聲/笑聲/哭聲/扭曲的音調,開大音量聽更勝鬼片,拿來當入門實在... 需要一顆比較重口味的腦袋(大笑).大一這年算是陽光普照,聽不進去啦.

 

新學年,一切變色崩塌.然後迎來自己本科課程中課業最多的一年.什麼也不去想,加選修科把學分限額擠滿,什麼”不同文化的價值觀”呀”語言與性別”呀之類之前覺得有趣但不實用全部選了,日子過得充實非常.這一年我沒有什麼私人時間,跟室友差不多像陌生人.坐在大學餐廳統計男女生的坐位選擇或對話中講髒話頻率之類的作業不計,如果晚上泡在大學的電腦樓趕報告或者做資料輸入(兼職嘛),就不斷重播同一張CD.這張長伴左右被我”煲爛”的紅色CD就是<Gauze>,Diru”主流化”後第一張大碟.

Gauze 這張碟之中到達喜愛程度的歌還真不少,開場及結尾的兩段音樂也很好玩,而且從結尾的<-mode of eve->過渡到開場<-mode of adam->再過到第一首歌<Schweinの椅子>的軍隊步操居然有在聽一首歌的感覺.

歌曲中最突出的應該要數薰作曲的<mazohyst of decadence>(有趣的曲名,汗),全曲充滿詭異陰冷的氣氛,由胎兒的角度寫墮胎(被至親離棄傷害),中間加插了在唱類似搖籃曲的女聲,嬰兒的啼哭,京的招牌嘶叫式唱腔及尖叫大派用場,一聽難忘.另一首出位作品是當年不喜歡的<蜜と唾>,現在重聽也覺得不計歌詞其實還可以啦.曲名是”罪與罰”倒轉來讀的小把戲,內文就恐怖變態露骨了!京沒事寫強姦犯的心態幹嘛,每次看譯文都令人不安不安不安...

這樣一張碟裡的情歌當然也不會是什麼大路的作品,<アクロの丘>寫一個幽靈看著生前的女友在舊遊之地的山崗上守候,<304号室、白死の桜>是一個失憶病人終於認出女友但面臨死亡的故事.<304>的曲子很好聽,有時會單選這首不斷重播.京專寫悲劇,筆下的人物永遠沒有好結果,不是背叛相殘就是陰陽相隔.

 

Myaku and KR cube 狂迷這張碟一年,接下來的一連幾張單曲,<脈><[KR] cube>及<太陽の碧>卻感覺平平.當時沒有聽過<脈>B-side的<Ash>,錯過了,至於那時為何聽不進有趣(!)的<[KR] cube>則不可考,大概是因為出碟時間我正忙著在準備上內地實習的事,進入了機器人模式.OO年下半年Diru因為京突然左耳失聰而進入接近一年的蟄伏狀態,加上開始忙就業事宜又開始聽Luna Sea來充電,於是漸漸淡忘.

之後的兩年還偶有心機去找新歌,我沒有趕上<ain't afraid to die>那張復出單曲,不過在第二張大碟<Macabre>時有下載來試聽,<Deity><Hydra><Berry>還有點題作的<Macabreー揚羽ノ羽ノ夢ハ蛹>,都是聽了幾次沒耐性聽下去刪掉,加上之前聽過的三首單曲(差不多全部是薰寫的曲),結論是我略過了這一張.本來試聽了<Filth>及<Jessica>也不打算買第三張大碟<鬼葬>,不過後來還是買了港版,然而聽了幾次又給擱在一旁.連隨著下一張<Six Ugly>一併略過,這段期間主要在聽中文流行曲...

 

Aint afraid to die 令我重新沉迷的是不記得從哪兒找來的<ain't afraid to die>,像是突然發現了Diru的另一面,然後<undecided><24個シリンダー><蟲-mushi->... 一首首聽下去.這幾首都是慢歌,相當耐聽,原來京正正常常地唱也很不錯呀,不過他的詞實在貫徹始終地灰暗.連<Audrey>本來夠輕快的曲調,都被填了一段沒有愛的關係...

<ain't afraid to die>也長居在我的MP3機一年多了吧!這首七分鐘長的歌寫的是想追隨情人而去的心情,曲子出奇地以鋼琴開始,慢慢加入了結他,直到一分鐘後鼓才出場,在三分鐘的位置停頓了一下,然後湧出跟平靜的前半對比很大的音樂,最後幾句卻又回到簡單的鋼琴伴奏.這首歌常會在聽的時候想起它的譯詞,作為京痊癒後發表的作品,不知是不是反映了病中對生命無常的感受更深?

 

Vulgar 下一步就是跑去旺角的黑店(笑,誰叫我O三年末去日本旅行時還沒有回到Diru的懷抱呢)買了第五張碟<VULGAR>,這是下手買的第三張Diru碟,然後陷入了跟<Gauze>時期一樣的慘況:全碟大迴環魔咒.

開場的<audience KILLER LOOP>及<THE III D EMPIRE>很爆炸,其中<THE III D EMPIRE>一聽便令我聯想到<Schweinの椅子>的軍操,開頭的一段也很正.京又在盡情地發出各種怪聲,不知這樣會不會很傷嗓子?這碟一直到第四首<蝕紅>才減慢節奏,然後是慢歌的<砂上の唄>(不說笑,這一首連我也聽得出海浪的感覺 XD),不知那次Live Tour裡怎排次序,即使彈的手指不酸(應該也會吧),打鼓及唱的應該會累死吧...

這一張有三首是特別愛的.<MARMALADE CHAINSAW>瀰漫著狂躁的氣氛,還有各式利刃紛紛在歌詞裡登場,據說是京寫自己上台面對觀眾的心情像<發條橙>的主角(想用Ultra-violence嗎?XD).在電鋸上的Marmalade當然是黏稠的血肉了,看完這首及<Berry>的譯詞後(後者寫一個被虐兒射殺雙親的自白,用了甜酸的strawberry icecream及raspberry jam寫血),現在吃這些紅色甜食心裡都毛毛的呀!<RED...[em]>的結他聲超搶鏡哩,京倒是唱得正正常常,歌詞好模糊,我覺得主角被甩掉後思憶成狂,潛進屋把前女友殺掉了.那麼喜歡這兩首暴力作品的我也應屬變態一名 XD(真相:又愛看恐怖故事又怕死的人).

至於<AMBER>,想了好久卻寫不出來,到底喜歡它什麼?這首跟<ain't afraid to die>一樣播到爛了,能背出全首日文歌詞...

 

O四年末再去日本,理所當然地買回了<Macabre>及<Six Ugly>兩張大碟,還有在<Gauze>之前的<MISSA>,還有幾張單曲(乘著旅行來出血出血出血出血... 但一定比黑店便宜呀),回港後跟<鬼葬>一起”煲碟”.

<MISSA>是很早期的碟了,有點不習慣當時的他們呢.最搶耳的應該是<Erode>吧,由於是低音結他手Toshiya寫的曲,中間有好長一段低音結他的表演時間,滿特別的.京的填詞風格原來早已定型,這次講的是一腳踏兩船的故事...

Macabre <Macabre>的碟名很貼題,<Berry>講過了,點題作<Macabreー揚羽ノ羽ノ夢ハ蛹>的也好不到哪裡:鳥把蠂蛹吃掉,讓它成為自己的一部份,有夠恐怖的佔有慾(沒來得及化蝶的蛹--戀童癖?).<Egnirys Cimredopyh +)an Injection>也很黑暗(曲名倒過來看就是針筒注射了),毒品加性,最後主角徹底地墮落.這一張不單音樂風格不對口味,歌詞也太超過了,到了不願拿出來聽的地步,嗚嗚.

Kisou <鬼葬>裡的歌很兩極化,<ZOMBOID><鴉-karasu- ><ピンクキラー>的詞都超變態.<鴉>的曲還滿有趣的,很有詭異感,另外兩首真是吵得我受不了啊,還有京包辦詞曲的粗口歌一首.翻舊雜誌看到這兩張碟期間京臉上穿了好多釘呀環呀還開始紋身,體無完膚的好不嚇人.不過慢歌都很不錯,<24個シリンダー><蟲-mushi->兩首還出現了木結他伴奏.<Bottom of the death valley>跟<逆上堪能ケロイドミルク>兩首的曲較吸引,也是比較常聽.

Six Ugly <Six Ugly>平均一點,六首中頭四首我覺得都不錯聽.<Umbrella>的搶耳無厘頭歌詞(京寫的東西,”冷凍食品解凍””Hey Miss Girl is very fond of child”...不會又有什麼隱義吧,冰箱藏屍?連環吃小孩以保青春的巫婆?),音樂也很好玩,在人腦電池耗盡時聽很見效.

The Final 呀呀,還有因為沒有被收在<VULGAR>裡頭,以為像<ain't afraid to die>一樣永遠成為單曲,於是也老遠地捧回來的<The Final>(這捧字沒用錯,這一疊捲了一條冷頸巾後放在隨身揹袋,坐飛機時大部份時間都放在膝上啦).這一首也十分正,那個詞真夠悲慘呀.誰料後來收進了<Withering to death>(第六張大碟),那個更重型的版本更正... 這首不能不扭大音量來聽,也是一首能背完歌詞的.

 

Saku Withering to Death 新碟<Withering to death>一出又跑去黑店”捐血”.這張收了<The Final>跟<朔-saku->兩張單曲(兩張都買了,不過編曲有點不同啦).其中<朔-saku->B-side的<Machiavellism>是”炸機”之選,詞方面我覺得是京的心聲啊!他老是寫些社會版新聞似的詞,還愛在台上嘔血漿或者弄傷自己來表達情緒,在靠討好觀眾吃飯的表演行業(還要是重視包裝的日本),應該遭到很多批評吧.而且據說從<Six Ugly>開始,樂隊風格的改變在本國不太受落(不過應該有助進軍歐美吧),加上很少做宣傳活動,有流失歌迷的壓力.做大眾想要的東西來換人氣還是走自己想走的路,京把答案寫了在這首歌裡面:”SHOW TIME なんざ俺には関係ねぇ... ハハ”(”跟我有啥關係”,作為表演者他還真是敢說啊!)

這張碟裡面還有另外三首是特別喜歡的.<愛しさは腐敗につき>比較慢,很易入腦,但歌詞真是連譯了很多詞的高手(註)也搞不清故事的來龍去脈.作為結尾的<鼓動>也很搶耳,單聽會覺得還挺有生氣的,當然詞不是那麼一回事(不過我看的是官方英譯啦).至於<dead tree>,單聽開頭的一段結他已經中毒了啊!一段慢板然後中段突然大爆發,那一段京還配合了用吼的哩.總覺這麼怪的曲應該是薰的傑作.詞方面,看官方英譯又第N次看不出個所然來,除了理想與現實的反差外,隱隱感到或許跟戰爭有關.最近在網上看到了MV,原來講的是原爆... ”No one wants the present”,說的是”現狀”還是”禮物”呢?

 

最新的單曲我還沒買,差不多全英文的<Clever Sleazoid>我找來後聽了幾遍覺得不太喜歡.不過最近胃抽筋比較嚴重,所以再找來MV聽第二輪,重播九十次後終於上腦,那幾句”The dark, dark Sunday””You can't save yourself”還有一堆昆蟲政客加蟑螂軍團在腦中不斷重播,又開始覺得京吼著”Cockroach!”及”V-der V-der V-der”(是”Wither wither wither... ”京的牙齒實在不怎麼整齊哪!)也滿Kaxxii的.看樣子,我開始適應京的新唱腔了,雖然真是很難聽得到他在唱什麼(笑,還有他的英文啦),不過說真的,這樣高低音忽上忽下又吼又叫的,好像很傷嗓子的樣子呀.看樣子都要買碟囉,反正他們今年忙著出國表演,要等大碟也不知等到哪年呢.

 


(註)我不會日文,歌詞英譯我很喜歡看這個網站:Centigrade-J,比官方的英譯有人味多了(官方版有時還譯錯呢)!而且有不少精細的分析,或者日本習俗之類的解說,幫助理解京那些謎語一樣的詞.

後記:分了好幾天才寫完.這篇好像老是寫京,因為他是主音兼包辦作詞嘛(音樂白痴的我寫不來樂器的部份啦!).這麼小小的一隻,又娃娃臉,爆發開來也真夠嚇人啊.不過,全隊五個人之中,我最喜歡的人物並不是京唷~


2006-03-16 EDIT:加了圖,更正了兩個打錯字.


[7] Hihi

hihi!打個招呼先!

因最近才回歸sina,就search下仲有無D大眼雞「仲間」。就search到你篇文了!好鍾意你形容佢地係加料廿四味!真係好貼切呀!

雖然呢篇係舊文,都想覆下。多多指教。

HAKASE
[引用] | 作者 HAKASE | 27-Apr-09 | [舉報垃圾留言]

呢篇真係舊文啦,多謝觀賞!最近至去HMX買左"新"碟(任何可以叫"小眾"既野呢邊都好鬼難搵emotion),Inconvenient Ideal中毒中...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Iolite | 25-May-09

[6] Re: vivan
vivan :
很高興也在我不小心忘記他們但又想起來的同時~不斷地去尋找他們目前最新的消息~~(那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因為他們的相關消息真的很少)
而看到他們的轉變也有點讓我嘆息~不知道是時間的關係還是他們的心態也有點轉變(純粹是個人有點無法接受他們目前的照形)~~尤其看到我最愛的貝斯手轉變~~天呀!!!
但是還是很開心有人不斷地支持他們~~他們的新歌還不錯聽~~最近也有點不習慣聽太吵雜的音樂了呀!!!

沒有什麼是永恒不變的唷。現在他們的造型應該有可以比較隨意一點了(不等於隨便,而是不需要出格的裝扮來吸引注意),畢竟已經有一定的知名度嘛。

Iolite
[引用] | 作者 Iolite | 25-Dec-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很高興也在我不小心忘記他們但又想起來的同時~不斷地去尋找他們目前最新的消息~~(那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因為他們的相關消息真的很少)
而看到他們的轉變也有點讓我嘆息~不知道是時間的關係還是他們的心態也有點轉變(純粹是個人有點無法接受他們目前的照形)~~尤其看到我最愛的貝斯手轉變~~天呀!!!
但是還是很開心有人不斷地支持他們~~他們的新歌還不錯聽~~最近也有點不習慣聽太吵雜的音樂了呀!!!


[引用] | 作者 vivan | 22-Oct-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知音人=]

我覺得予感是不可不提的一首歌!


[引用] | 作者 NEO | 13-Jan-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京

咦,Deg同好哦?握個手先.我不會看京寫的日文歌詞啦,只能靠別人貼的翻譯了.不過我猜他的某些歌詞如果直接聽得懂的話會怎麼說也會有些不安...(逃)”理由”,這首又是自殺的主題啊 一.一||

(你重貼是要貼link嗎?如果是可以直接用html碼的.)


[引用] | 作者 Iolite | 23-Jun-06 | [舉報垃圾留言]

[2]

P.S. 凌辱之雨 (初回限定版)(日本版)


[引用] | 作者 | 20-Jun-06 | [舉報垃圾留言]

[1] 嘻~

唔知你有無留意 "理由"呢首歌? 歌詞仲正丫! XD

P.S. 凌辱之雨 (初回限定版)(日本版)


[引用] | 作者 | 20-Jun-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