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23-Mar-06 | 雜記 | (366 Reads)
 韻和婷是多年的朋友.從求學時”孖公仔”到現在,一直是好姊妹.

某週日,兩人結伴去享受甜品自助餐,準備大吃一頓.好死不死的,在餐廳跟婷分手才一個月的前男友方撞個正著.韻有點擔心的偷望婷,因為方身邊抱著花束小鳥依人狀的顯然是新任女友,而婷最近好不容易才脫離靠安眠藥入睡的慘況.

方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偏偏兩張桌子相隔不遠,明著當舊愛是透明人實在有失風度,唯有拖著女友過來訕訕地打招呼:”嗨,婷,好久不見,你看來不錯.韻你也是... 呃,我女朋友,伶.伶,這位是婷,那是韻,都是朋友.”三個女人僵硬地打了招呼,兩批人馬便各自用餐.婷跟韻這一桌有點沉默,方和伶正熱戀自是情話綿綿.

平日最愛的朱古力蛋糕,婷吃了沒兩口已食不下嚥,剩下的拿叉子弄個稀爛.自分手後婷消瘦憔悴得厲害,韻感到心痛萬分,本來是約她出來”化悲憤為食量”,居然又碰到了不該見的人.曾眼見婷對這段情全身投入,韻對於方這麼快便另結新歡有點不齒,只是婷都這樣子了也不便雪上加霜,便強笑道:”今天的朱古力蛋糕失準,都不好吃呢,不要吃了,我去那邊拿雪糕,順便幫你拿一點,換換口味.”


韻回來時發現婷在靜靜地流淚.最後,五彩繽紛的雪糕在杯裡溶成一灘混濁的泥漿.

韻擔心得要死,婷卻只是不斷用”我沒事”來搪塞韻的關心.韻有點自責為什麼選了這個該死的時間該死的地點,偏偏讓婷看到前男友跟新女友觸景傷情,唯有送她回家.

婷的廚房可說充分反映了她近來的頹廢狀態,韻在沒有選擇下只好泡了兩個茶包.怎能放心丟下她呢?只好勸著她,有什麼不開心千萬要說出來,不要自己悶在心裡,也讓人擔心.

韻第九十九次勸著:”他認識別人也很正常,你何必還這樣傷心?你們分手時不也互相祝福找到更適合的人嗎?雖然幾年的感情不能輕易放下,你也應該向前看了啊.”雖然她也覺得那傢伙未免恢復得太快啦.

婷本來不打算說的,終於還是說了出來:”原來他之前早就背著我跟那女人搭上了!”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一想到這裡婷的眼淚又開始流.

突然聽到這樣的事,韻半信半疑地問:”你確定嗎?會不會是別人亂造謠?”兩人反正散了,閒人卻來嘴賤多事,真是扇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嗚咽抖顫的聲音:”那女人說的.”

看方的慇勤勁兒倒像追到手沒多久,拍著婷的肩頭,韻猜著:”會不會是她撒謊來刺激你?她到底說了什麼?”

然而這一問在婷聽來卻像是韻質疑她亂說一樣,於是把她和伶的對話全複述了一次.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她好痛,現在要親口向其他人講述,就像揭開傷口上跟血肉黏連的紗布一樣.


呆在位子的婷直到對方叫她才發現伶在韻的位子坐了下來,強擠出尷尬的微笑,婷問:”有事?”

”你就是他上月甩掉那個吧.”伶盯著婷的眼睛,笑笑的吐出肯定句.

”嗯.已經沒聯絡了.”她到底想怎樣?懷疑他跟她藕斷絲連嗎?

”啊,那真是巧遇.今天正好我們拍拖一週年,方待會便要飛去北京,不然我們會待晚上慶祝,那就遇不到你了.”

一週年?在震驚中,婷衝口而出:”你在我們分手前已經跟他在一起?”

”你也不用太驚訝嘛!你常跟他吵嘴,誰愛見面都是受氣呢.做女人,不懂得這道理...”伶指指婷前方的碟子續道:”...早已註定你失敗.”

婷看著那堆蛋糕,一片茫然.

”哎,怪不得他老是說你笨得讓他受不了.qiao ke li,巧克力呀!”伶格格一笑:”Oh my god,你知不知道跟你說話要放慢幾倍’轉數’,真的好累人!”她望望門口:”啊,他也應該快講完電話回來了,要在公司混上去就是這樣,假日也不得閒.不過呢,時時刻刻守著你的男人也不會有什麼大志,你說是嗎?嗯,不必要的話希望你不要找他了,You know,死纏爛打濫用別人的同情心只會令人覺得很賤.”

伶的話一直在婷腦中不斷重播,原來五彩繽紛的雪糕溶了也不過一灘混濁的泥漿.


最後一段方在伶面前數落她的話,婷抽抽噎噎停頓了好多次才說完,語氣中滲出濃濃的怨.

原來發生了這樣的事.”她不也說方常在忙嗎?跟女朋友吃飯可以自顧自跑出去講電話,我看方對她也不怎樣呀.”

”但他從來沒給我送過花,說花不實際.他又老是說忙,我的生日也不記得,更不用說拍拖週年了.”現在卻為新歡全做了,她怎能不覺得委屈?

”我看她也不怎麼樣,長相是甜但沒你耐看,再看她那是什麼人品,是方那傢伙沒眼光.”

”那你說我是不是比她蠢,又黏人又脾氣壞,所以才惹方討厭?”淚汪汪的眼睛,分明只可以聽到一種答案.

”怎麼會,當初那負心人追求你時不就是愛你的率真嗎?”話一出口,韻已經想劈死自己.要死了,幹嗎還跟婷提以前!

”那為什麼他不要我?”這個問題自失戀已經困擾了婷好久,現在發現原來中間還多出了一個人,她簡直要崩潰了.”為什麼他要她不要我?為什麼騙我?”

這下完了...韻一邊撕開另一盒面紙,一邊在心中痛罵自己的笨拙口才.這個情景,讓她想起童年往事...


韻小時曾在臼齒附近長了嚴重的”痱滋”,痛得不願吃飯,塗了成藥也不見效.那段時間每天還被老媽死命撐大嘴巴來看傷口,結果拉得臉頰留指甲印不止,患處還劇痛流血,也沒見到得出什麼結論,最後聽了老人的偏方,天天用粗鹽去敷兩次,結果又要被沾著鹽的指甲或棉棒戳痛患處,最後鬧了一整個星期有餘.

還記得那時老媽沉著臉的威嚇”你不理它怎知有沒有轉壞,當心臉上爛穿一個洞!”,然後自己哭著抱怨老媽明明就是沒有辦法,那個忍不住要看的動作只是安撫作用,表明自己關心.

當然,後來韻十分後悔把這樣的話說出口.但的確,潰爛長在自己身上,有沒有越長越大,痛不痛,哪兒最痛,只有自己最清楚.


很可惜,前車之鑒,永遠作不了後車之師.韻拿起電話,思索著如何跟老媽解釋這次夜不歸營.


[2] Re: Bee

拼貼就是加加減減改頭換面囉,以我的破爛想像力怎可能寫出這麼多場景XD 現實事件都是爭奪沒錯,不過倒不是全部都是”爭仔”,改寫以便放進同一個故事罷了,再說我照實情寫怕會被有關人仕絕交.生痱滋那段倒可以告訴你百份百是親身經歷,最近又長了,我還在敷鹽呢.

唉,這個故事裡誰吃定誰我也不知道,總之方都甩了婷,讓她去看背後的原因只是更痛罷了.其實寫著寫著我懷疑筆下的方一直說很忙沒時間陪女朋友,還有神秘兮兮的電話,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工作需要.不過現實中有這種臆測也說不得...我可最近才看完<十二夜>.

你最尾一段在理智時看很對,的確是強求不來,合不來也無謂誰對誰錯,只不過戀愛中的人多半並沒有理智這種東西(失戀的更甚).如果她想得通也不用找上安眠藥了.

若生命有take 2,我想韻會把婷的時間表填滿讓她沒時間亂想,而不是無牌行醫亂碰人家的傷口吧.


[引用] | 作者 Iolite | 23-Mar-06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不知這是否真事還是故事,但如果我是韻我會跟婷說:方這個男人早甩早著,讓他踫個這樣個潑女伶,叫他活受罪是遲早的事。那伶的能說這樣的話,就知遲早能把這個方吃定了,況且一邊向伶求憫又一邊跟婷都走一年,這男人根本就不要也罷,還最後揀這個伶,走著瞧,報應是遲早的事。
事實上,情愛本來就是相方的,不是施捨,是感覺,不要為了誰丟誰的面子上看。給我,我準會答伶:我還得要謝妳,要不是有妳,我覺得方會好可憐,不過,你這現在跟他一起,我倒覺得妳會更可憐。


[引用] | 作者 Bee | 23-Mar-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