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26-Dec-08 | 手作 | (1109 Reads)

今年開始玩金色的金具,於是去十元店買了另一隻藥盒放那些T針9針小圈耳環圈。也不是說銀色金具零色差,但起碼認著鋼色或鎳白也不會差得太遠,金色金具包的那層金色有的偏紅有的偏黃有的較淺,一時粗心,到組合在一起有時會出現不美觀的色差。此外,拿鉗子的力度沒拿捏好,有時會把金色層夾碎剝落......

粉紅色耳環

這不是之前講的艷粉紅撞金色的組合,只是配色碰巧也是粉紅而已。這個主體是膚粉紅(我不愛"蝦肉色"這個形容),比起正粉紅黯淡得多,不需要担心做出太難搭的東西啦。我的膚色略深偏黃,正宗芭比粉紅是很難弄得好看的,擦指甲油也是一樣,除非是發色比較薄半透明的,不然對比起來覺得膚色髒髒的,粉晶的飾品也是一樣。

材料方面主要是偏灰粉紅色的"粉紅澳寶"(對此描述有點不確定,澳寶不是半透明的嗎?),特別買來小小的膚粉紅珊瑚珠及金色的耳環圈抵消灰感,全部實色好像太塑膠感了,又加入了一顆淡水珠兩顆淡得近乎白色的粉晶。在穿全黑衣服的日子,有時會戴這一雙加點暖色中和一下。

橄欖石耳環

這雙是我做過成本最貴的耳環(笑)。第一是那對切角橄欖石有點小貴,搭的是切角黃晶及水晶;第二個是名符其實的"肉痛",我戴它上班的第一天,晚上走過暗處時覺得耳邊有昆蟲振翅的聲音,以為是蚊蠅便伸手去趕,結果就此中招,被一隻黑色的蜂狀昆蟲螫了一下,手指馬上變成火柴頭(又紅又腫,像吧!很痛,囧)。冰敷了兩天,傷口沒有消腫還出現一圈麻掉沒有知覺,有點擔心發炎,於是第三天一早去公司樓下看醫生。

更詭異的在後頭,診症的女醫生蹺起穿短褲(是的...白袍襯短褲加運動鞋。)的腿叫我伸出手來,看了兩看,表示沒有看到有螫傷的傷口(喂喂,流血的洞兩天早結痂了可是那片皮膚明顯腫著好不好)。我問會不會是發炎,醫生說不發熱應該不是,就這樣打發我離開了,真的膠布或藥膏都沒有一條唷。醫生,你對我的復原力真有信心呀,囧rz

這對耳環還有另一個意外,沒有那麼痛,費點腳力就好。本來我在買那對橄欖石的店同時買了一包珠頭T針的,怪在自家賣的珠居然孔太小穿不進(之後在這邊買的不少石珠都有同一問題,嗚),得再跑一趙唐人街,T針都比較粗,買了最幼的9針回來才算是穿上去了。反而從香港帶過來的石珠因為預了要用橡筋穿成手串,孔都會鑽得很大。到底新加坡的同好買這些珠子回去是用什麼來穿的呢?

金紅耳環

搞搞新意思,來玩新款式吧。中間的圓圈是拿筆桿繞的,線是普通工藝金屬線,這裡看得出來跟耳鈎及珠子有色差了吧。紅色的圓珠是染色彩玉,有點想換成切角透明的珠子,可是手邊沒有顏色壓得住金色又同樣大小的。大小水滴珠都是捷克玻璃珠:小的珠其中一面如圖中所見鍍上金色光澤,另一面透明所以背面的鍍色像鏡子般反射光;大的是香檳淡金色,光澤比普通玻璃要亮,有點像印度玻璃珠可是表面平滑很多,可能上了一層釉之類的東西吧。

金色熒石耳環

另一實驗作,用的還是海水耳環那堆熒石珠,只是換成金色的金屬線,折成三角形的框架把珠子鬆鬆掛著。不過,在四季如夏的地區,那雙金色耳環圈由於於皮膚汗水接觸太多,沒兩個月就被我戴成這個樣子了啦(囧)

耳環圈


[3]

我每次都拍得一塌糊塗,很羡慕!
閑著無事,也看了你“停刊”很久的化妝文章,有興趣可試試YSL Radiant Touch,重點塗在T位及眼圈四周,即時精神百倍,萬試萬靈(笑)。


[引用] | 作者 muimui | 08-Jan-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uimui
muimui :
最近開始做手作仔,感覺上了癮一樣。你的作品好漂亮啊,請問怎麽可以拍照拍得那麽清楚??

多謝,有點慚愧近一年這兒的荒蕪狀態,居然還有同好給我留言!
其實我拍照常常手震震變成沙龍照,幸好用數碼相機可以每一件拍四五張再剔除"郁矇鬆"的咯。如果近拍小物件,技術零的我是用相機的近拍macro(一般是一個小花圖示的),然後像素我喜歡設高一點點,寧願之後縮小,有時這可以解決輕微的郁矇鬆問題。

Iolite
[引用] | 作者 Iolite | 07-Jan-09 | [舉報垃圾留言]

[1]

最近開始做手作仔,感覺上了癮一樣。你的作品好漂亮啊,請問怎麽可以拍照拍得那麽清楚??


[引用] | 作者 muimui | 06-Jan-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