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16-Jun-10 | 手作 | (530 Reads)

最浮誇的作品當然是留在最尾寫,看完已經覺得刺眼受不了的可以跳過......

先生出來的是耳環,這一雙作完之後很滿意珠子的排列形狀,而那兩顆墜子本是頸鍊類那些延長鍊的尾墜,由於是實心金屬所以比普通珠子重,鍊條就有直直的垂墜感。不過常常戴出去接觸汗水的結果是變色(我懷疑我流的不是汗,是酸,也快得太誇張了啦!),一年多下來已經換過一次鍊條,大部份T字針都換過,那兩顆墜子最誇張,因為會碰到頸部,已經換四次了!

現在問題有減輕一點,因為鍊條換了鍍金的,墜子換了日本貨(形狀及重量都不如之前的國產貨佳,但國貨即使塗了兩層透明甲油隔離也撐不過兩個月,囧),而且回港後出場機會少很多了。手機拍照的白平衡有點偏藍,實物較接近戒指照片,差不多是純金的色調:

金澄澄耳環

之後那些捷克玻璃水滴珠還剩了不少,又生出了戒指。那時還未買到好一點的工藝金屬線,不願用易變色的便宜貨色就拿了十元店(就是香港吉吉島那間大創,每件兩新元)搬回家的黃銅線去扭。簇新時非常的"金燦燦",戴了一陣子戒圈除內側以外都變得有點霧霧的了。作法是我的老梗了,倒沒有特別好寫的。本來試試用小圈掛墜子做葡萄形的,不過還是突破不了鬆垮垮的問題,富麗的金色這樣不太像樣子,於是拆掉用回老方法。

金澄澄戒指

肉手比例尺:

金澄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