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olite | 24-Feb-11 | 回憶 | (98 Reads)

一些平淡日常瑣碎記事,算是給十五個月客居異地期間翏翏可數的幾張照片留點文字描述吧。一如以往,如果你認得我或我講的"古",也千萬不用問”喂你是不是XX的YYY?”,謝謝喔。


去南洋(這是我家的說法)之後,比較不習慣的可能是飲食吧,至今我還是對辣椒敬而遠之,故此吃這一方面好多名物都是沒我的份兒啦。喝的方面倒是沒有太大疑慮,除了酒類貴森森,倒是亂試了一堆新奇好玩的東西(貪新鮮鬼...):

SGP drinks1

左邊的兩罐東西很妙,直接就叫做"Whatever"跟"Anything",發現原因是在大排檔的飲品攤買"水"(註)時聽到前面的人居然跟老闆要一罐"Anything"(當時我的OS:客倌這不是酒吧或紅茶店啊...),後來問同事才知道這個是神秘味道的汽水,有夠噱頭的。另外那罐"Whatever"也是神秘味道,不過是沒有加汽的飲品,題外話我覺得那個罐子的配色很敢,居然是鮮黃撞紫色,香港應該是沒有這種跟"冰涼解渴"八桿子打不著的設計。至於味道嘛,就我試的兩罐來說,普普通通有點略甜吧(個人喜歡雀巢檸茶那種甜度,再甜我會想兌水再喝),倒是開罐時有在玩扭蛋的驚喜感,哈哈。

右邊的兩罐嘛,是跟我公司那個咖啡豆同牌的,不過還是逃不過甜這一關。話說我算是咖啡消耗量比較大的人,公司供應的即磨黑咖啡味道不錯,但除此以外在外面大排檔或一般餐廳喝到的咖啡有點喝不慣,於是慢慢戒掉了在香港時不假思索飲料都會點咖啡的習慣,回來後讓很多熟人都小小驚嚇了一下。在外面喝現做飲品的話,多半是選奶茶,新加坡的奶茶有茶香但偏淡偏薄(用的不是花奶),少一點澀味少一點滑膩,比港式絲襪奶茶更得我心。

SGP drinks2

這四罐嘛都是茶啦!左邊起第一罐是涼茶,類似王X吉之類,天氣濕熱四季如夏的確有此需要,但當地好像沒有"涼茶鋪"這種店子的,只有中藥行。第二罐的檸檬茶跟雀巢的口味差不多,後來發現茶水攤如果有賣檸茶口味跟這個差不多就謝謝再聯絡嚕。綠茶很流行所以有兩罐出場,但也沒有很愛,流行到在麥噹噹買套餐居然可以配冰綠茶(有甜味的)倒是挺妙的。

SGP drinks3

這兩個很"搞鬼",是現代化包裝的傳統飲品。左邊那個是潘高壽枇杷蜜,味道不錯,不過後來我還是買了念慈庵的自己沖來喝啦。右邊更好玩,是白花蛇(舌)草的汽水啊!喝起來就淡淡的草藥味道,但不知是哪個天才想到給白花蛇舌草加汽??話說我在超市還看到有玻璃瓶裝的,招紙風格跟這個差不多的透明液體,牌子是"三腳標",光看還以為是巨型藥油(XD)。

SGP drinks4

我也愛柑橘系的味道。最左邊的酸柑汁冰起來喝很解渴開胃,外頭茶水攤也有賣還可以加顆話梅,是午餐飲品的好選擇。題外話,這個酸柑的真身並不很酸但香氣明顯,當地檸檬較貴我都買這個來加進冰箱裡的冰水去味,在外面吃蝦麵時店家也會在碟邊放上這個(和一砣我用不上的辣椒醬,囧)。中間那個100-Plus有點像寶X力吧,柑橘香的運動飲品,很清爽。最右邊那個Kickapoo我最後還是搞不清它是什麼,真的有過甜,跟以前那種碧泉檸蜜差不多...

大半篇都在寫飲,除了吃方面沒膽亂試之外,真相就是我完全不會做飯天天吃外食,所以在家出現可供拍照的食物除了即食麵之外,只有同樣除了開水之外啥也不用煮的懶人餐(不完全是不想煮,本來我就是個吃生食的沙律怪):

SGP salad

我手藝不精要弄一小時一口氣洗切好幾頓的份(放冰箱),然後會這樣盛一大碗公再花一小時吃光,所以一個月只做那麼一兩批,做完生鮮的沙律不能久放要一兩天內盡快吃完。這一碗懶人餐在底下暗藏著一包烏冬(水煮),再放上三份一個西生菜(生吃),大半條青瓜(生吃),兩三個蕃茄(生吃),一片芝士,半碗急凍粟米(水煮),十來隻急凍熟蝦仁或者一塊雞柳(還是水煮,攤手),外加一湯匙芝蔴味的和風醬汁或魚露--證明慢慢吃並不會吃得少一點 XD。以上的近素食材料並不是要為了減肥,主要還是因為外食差不多完全吃不到蔬菜,吃麵或飯餐的地方也不常有"油菜"可吃,我又沒有練成以水果取代蔬菜的特技,蕃茄跟青瓜是最普通的蔬菜,嗚。這個餐我試過拿回公司作午餐,路過的人分兩個反應:"好健康下喎"或者"完全淡貿貿姐..."

至於外食,出發前有人曾擔心過我不吃辣椒會餓死在新加坡,其實也沒有這般誇張啦。除了海南雞飯很易吃到以外,喇沙這個名物除了檳城/亞參那種實在沒法子以外,只要跟店家講不要另外再加辣醬我還蠻愛吃,湯粉麵類辣醬通常另上只要不碰也是安全的,後來偶爾也會跑去Bugis一家泰國菜館吃青木瓜沙律然後擦著眼淚鼻涕加點一客芒果糯米去辣味(沙律真的做得很好吃,跟在曼谷吃到的一樣鮮脆,但辣椒的份量也同樣地道T_T)。最意外的是嚴重迷上了印度食品,一年多我吃掉了不知多少隻羊(晚上睡不著不敢數綿羊了),週末無事泡在小印度吃咖哩喝香料茶...(其實之前在香港已經很迷公司附近的咖哩屋)

 


(註)不用"大吉利是",無論是講廣東話或普通話,本地人習慣用一個"水"字泛指飲料,跟我們的"野飲"相似。

話說本地薑食肆那邊大概是少數方言比英語或華語好使的地方之一,我說完"冰咖啡不要糖"或"冰奶茶少糖"之後,保準店員跟裡頭的伙計轉達時會變成"哥B冰個鬆"或者"地冰小大"(我寫的拼音有亂來,後來我都這樣亂唸來點飲料XD。"地"就是"茶",走糖那個"個鬆"是馬來語的"空",走奶則要加個"烏"字唸"O")。語法跟香港不同,飲品的名字排在冷熱之前,不講"冰"的話就是熱的了,覺得當地明明很熱的我不明所以,但咖啡店裡尤其有點年紀的客人不少真的在喝熱得冒煙的飲料,汗。